第 18 章

推荐阅读:婚婚欲宠听见没裙下臣魔道祖师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八卦误我皇贵妃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锦衣杀今天我仍不知道亲爹是朱元璋坠落嫁反派东宫有福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小崽崽找上来了职业替身股掌之上判官超级惊悚直播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

第18章

陈麻子的双手反绑捆在身后,脖子上还套了根大拇指粗的麻绳,麻绳的另一端拴在马背上,跟在马后面走得踉踉跄跄得,困得脑子都转不动了,腿肚子也直哆嗦,吓的。

大清早,天朦胧亮,他出完练操便带着兄弟们下山巡逻,在布陷阱的时候,看到大军过境,一个手滑没拉住绳子,手里的滚木滑了下去。

滚下去的滚木又将一堆滚木撞翻,继续将下方的石头堆也一起撞下了山。

这些滚木落石连环撞击本来就是为劫道准备的,已经试过很多次,绝不会出现偏差。

山下路过的军队,当场砸翻五六辆粮车,躺了十几个,还有一些躲得快、有粮车挡住才捡回条命。

之后,大军停下,就地驻扎。

上午出的事,晚上便全军出动攻打山寨了。

要不是他机智,把祸水引到对面的秃子寨,狮王寨就完了。

陈麻子当了这么多年的山贼,一直干着盯梢放哨的活计,眼力还是有的。

这支军队,别看领头的是半大的毛头小子,底下的兵将瞧着就不是县里的兵卒可比的,一看就是朝廷的正经军伍,全是精兵猛将。

这支军伍剿完秃子寨,回头会不会顺便把狮王寨一起薅了?领头的孩子看着傻,底下的那些将军,还有那个方先生幕僚可不是傻的,未必会信他的话,说不定将计就将,把几个寨子都端掉也不无可能。

陈麻了满心忐忑,却是无计可施,唯有快步跟上,以免套了脖子上的绳子勒脖子。

他身后的几个喽啰来来回回跑了一天多时间,饼都没吃一块,水都没喝一口,又渴又饿又困,不要说捆得结结实实还套着脖子,放开他们,让他们跑都没劲儿了。

……

秃头寨的人瞧见朝廷大军驻扎在山下,如临大敌,寨主郑弘立即派出眼哨打探。

很快出去打听消息的眼哨便回来了,告诉他,“寨主,山下的朝廷军队驻扎在河对面的狮子岭,挂的是成国公府的鹰扬旗。狮王寨的人用滚木落石砸了底下那支军队,当场死了三个,伤重八个,还有好些轻伤的。下午他们中有一个千总率军,带着尸体,直奔长岭县去了。”

郑弘听完眼哨汇报,再结合之前听到的消息,心里便有了数,挥手让眼哨再探,说:“盯紧些,若有动静,随时来报。”

坐在郑弘下手处的谋士“咝”了声,说:“成国公府?莫不是去边县的赖瑾?”

郑弘的嫡出兄弟郑钰就是长岭县尉。

这长岭县处于西去的必经之路上,无论是到西南、西北都得先过长岭县,往来的豪商、官员极多,消息自是灵通。从陈王造反,太子府、陈王府满门皆殁,到成国公府的赖瑾封镇边将军和郡守之事,自京城一路传过来,闹得沸沸扬扬,寨子里的人俱都有所耳闻。

郑弘点头,道:“应当是他。”

谋士长松口气,轻哂一声,笑道,“赖瑾带兵路过,叫不长眼的东西给砸了。砸人的是狮王寨的人,关我们秃头岭什么事?他们分出一队人带着尸体去长岭县,分明是要找县里要说法。这跟匪有关的事,处理的是县尉。”

绝歌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chuandaoluanshigaojijian.cijixs.com/3299840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iji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