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推荐阅读:哭大点声职业替身小纯风东宫有福营业悖论[娱乐圈]我还能苟[星际]超级惊悚直播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八卦误我锦衣杀老王不想凉[重生]台风眼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某某人设崩塌后我c位出道了[古穿今]高危职业二师姐九十年代进城记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非人类医院

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嘛,莫不是……

居上有点心慌,抬手掖了掖领上袒露的那片皮肤。这人笨嘴拙舌,但眼风倒很灵敏,这样欲说还休地望着她,是不是想说绝色就在眼前,所以看不上那些舞姬?

清了清嗓子,她微微垂下眼,端起桌上茶汤抿了一口,“噫,加了木樨花,味道香得紧呢。”说完又觑觑他。

凌溯的那双眼,宁静若深海,以前在左卫率府与他打交道,他不带感情的时候,便让你瘆得慌。但后来宫中旨意一下,居上看得出来,他就算嘴上不饶人,眼中也没有了锋芒,至少不具攻击性了。到现在,海水中微微泛起波澜,你要是看得专注,就有被摄魂的危险。

原来男人的眼睛,也可以这么好看。

当然,如果口才好一些,那就更圆满了。

她等了半日,不出意外没等来凌溯的夸赞,于是带着高深的笑,试图引导他,“郎君,有我珠玉在前,你才觉得她们不好看,是吧?唉,果真人与人经不得比较,像以往大族联姻,欲找郎子的人家设宴,一般不会给我下帖子。有一次我偷偷听见有人背后议论我,说‘辛家那个大娘子,烦人得很,无事长得妖妖俏俏,有她在,这亲事还怎么议’……”说着拿捏着腔调掖了掖鬓角,“如果长得好看也是罪过,那我少说也得下狱三年五载,郎君说呢?”

女郎自吹自擂起来,真是一点不比官场上那些老油子逊色。凌溯居然十分认真地权衡了她的问题,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娘子自谦了,何止三五载,应该处以极刑。”

这话一出口,骇人异常。但仔细一忖度,这是太子殿下夸人的手段啊,只要你想得简单一些,便能获得巨大的快乐。

她红了脸,自谦地说还好,“处个流刑就差不多了,郎君说极刑,实在让我受宠若惊。”

其实凌溯要是经验丰富,这时候就该打蛇随棍上,直接夸赞她的美貌,可他的注意力又一次发生了偏移,不悦道:“我本以为长安这样气魄非凡的都城,城中女郎都能襟怀坦荡,却没想到这些世家女也不过是后宅妇人,背地里这样诋毁别人。长得不如你,就来贬低你,如此她们便能嫁得好郎子吗?什么妖妖俏俏,谈吐恶俗!如果是我,就拉她们去找做得了主的人,当着众人的面讨要一个说法。”

居上看他义愤填膺,之前还老规劝她不要打人,要是他在现场,怕就要撸袖子上去打仗了吧!

所谓夫妻啊,最重要就是互相劝谏,毕竟人总有情绪控制不当的时候,谁的火头过高了,另一个得负责往下压一压。要是两头冒火,那就要坏事了。

居上摆了摆手,“这种小事,没有必要闹大,谁人背后不被人说呢。再者大族之间常有关联,要是内宅作了对,家主们在官场上也不好交际。”说着又忧伤地长吁短叹,“唉,美也有美的苦恼。像前朝覆灭,还有人说我是红颜祸水。太子乃国之根基,根基在我这里泡烂了,所以大庸才亡了……我要是事事计较,早就被气死啦。”

这是她从来不曾提起的伤心事,毕竟她作为前朝内定的太子妃,前朝亡了,她还活得好好的,就是她最大的罪过。后来又作配了当朝太子,简直天理难容,很

尤四姐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fengyueshou.cijixs.com/5051417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iji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