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推荐阅读:竹马难猜香江神探[九零]任务又失败了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第九农学基地风月狩东家有喜再少年月出皎兮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小皇子和秦始皇一起造反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洄天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穿成残疾反派守寡后我重生了

***

花萼相辉楼中,圣上的寿宴正办得红火。

与平常宫中设宴不一样,今日是好日子,没有那么多的约束,梨园啊、教坊啊,各司各部都有拿手的舞乐献上,君臣其乐融融,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装扮精美的舞台上,曼妙的乐伎翩翩起舞,最初举杯庆贺过后,君王和臣僚都可自由行动。观舞也好,作诗也罢,在灯影幢幢的巨大楼阁中穿行,三五成群侃侃而谈,说到高兴处,忍不住爽朗大笑。

皇后做为一国之母,这种场合是需要她露面的,人前举案齐眉的好夫妻,走下宝座后就有些貌合神离了。皇后的视线从圣上身上调开,问凌溯:“怎么又不见二郎?今日是阿耶寿诞,他不来敬贺吗?”

关于凌洄,他的脾气家里人都知道,即便大历建朝后封了王,他也更情愿在军中消磨,很少出现在朝堂上。

像宫中几次大宴,他或是在城外,或是前往军中巡营,以至于圣上见不到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有皇后惦念着,时常抱怨人大了,有了自己的忙处,想见一面都甚难。

凌溯笑了笑,“有件要事亟待处置,二郎出去办事了。”

圣上听后没有什么反应,皇后则蹙眉不已,“什么事,这么要紧,偏偏挑在今日?”

凌溯没有应,转头望了圣上一眼,眼中颇有深意。

可惜父子之间,如今鲜少有说得上话的时候,圣上被裴直等人请去了,商王凑在跟前,眉飞色舞说着什么,逗得圣上开怀大笑。

这时最小的韩王凌凅从外面进来,唤了声阿兄,“我看见东宫右庶子在宫门上……”

话音未落,就见有人快步到了圣上面前,拱手长揖,然后圣上的脸色便不好了,歌舞也被叫停了。

一时众人面面相觑,殿中监抬手挥了挥,将闲杂人等遣散下去,花萼楼中气氛凝重起来。

所有人都彷徨之时,忽然听陛下唤了声太子,“高存意跑了,你知不知情?”

霎时眼风往来如箭矢,所有人都惶惑地望向太子,但见太子出列,叉手道:“禀陛下,臣并不知情。”

眼看圣上要责难,辛道昭忙上前一步,揖手道:“请陛下息怒,城中已加强了巡守,必能尽快捉拿高存意归案的。今日是陛下千秋,请陛下千万勿因此烦忧。”

结果圣上哼笑了声,“不烦忧?那高存意被前朝余孽劫出修真坊后,没有亡命逃离长安,而是去了你府上,这事你怎么看?”

这是惊天的一则消息,辛道昭长女险些许给前朝太子,虽然婚事未成,但他们青梅竹马众所周知。如今高存意去了辛府,必是为与辛娘子汇合,这样一来事情就玄妙了,主张囚禁高存意的是太子,被高存意惦记太子妃的也是太子,两下里一碰撞,太子不管是威严还是颜面,都要因此折损了。

辛道昭则有些茫然,“啊”了声道:“千秋日街市不宵禁,阖家女眷都有约要赴,臣府里大门是常开的,高存意就算去了臣家,也非臣与内眷所愿,臣应当为此事负何等罪责呢,陛下?”

他是官场老油条,三言两语便将这件事撇清了。但圣上却很不愿意听见这样的辩白,当

尤四姐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fengyueshou.cijixs.com/5074941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iji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