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章

推荐阅读: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台风眼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星际第一火葬场东宫有福竹马难骑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汴京生活日志这题超纲了判官娇妾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非人类医院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哭大点声听见没锦衣杀职业替身,时薪十万某某赠我予白

居安与凌洄的婚姻,应该属于无可选择,就近取材。

众所周知,辛家有九位儿郎,三位女郎,女郎中只有居安一人是庶出,虽说家里向来是一视同仁,但外人并不这样看,所以婚事上很为难,基本算高不成低不就。譬如那日赵王家宴上,她就不太受欢迎,究其原因还是她的出身问题。

好在她心很大,虽然有点难过,但也不会耿耿于怀,大不了人家相亲,她冲着吃席。赵王府的前身是韩国长公主府,早就听说这府邸精美,以前没有机会进来,这次趁着大好时机到处走走看看。这一走,迎面遇上了一个长得门神一样高大的男子,长得很不好看,垂眼打量你,眼珠子一转,目露凶光。

居安呢,自认为是个灵巧精美的小女郎,圆圆的脸,与长姐有几分相似,不同之处在于长姐生得大气,她更偏向于可爱。可爱的女郎一看见这张脸,不由自主就腿里发软。

那人,简直像清水潭里出现的大鲶鱼,摇摇摆摆到了她这小虾米面前,用恫吓的语调问:“谁家的孩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一个不喜欢孩子的人,明显缺乏爱心,居安当然对他也没有好印象,紧握住蛮娘的手,勉强与他针锋相对了两句。事后吓得发抖,但回想起来至少没落下乘,很是满意当时的发挥。

不过这次之后,两个人再也不曾有过交集,她更没想到,长成那张狂模样的汉子,居然会是太子的兄弟。

平常看的画本上,皇亲国戚不都是衣冠楚楚,油头粉面的吗,怎么出了这样一个怪人,真是异类啊!

但也可能因为从未接触过男子,唯一的一次奇遇,忽然回想起来,竟然能从中品砸出一点酸甜的味道。

她对蛮娘说:“我好像思.春了,最近总会想起那条大鲶鱼,这可怎么办?”

蛮娘呆呆地说:“小娘子,你就说自己想找郎子,不能说自己思.春,说出来不好听。”

可想找郎子这种话,说出来就好听吗?

唉,其实就是看见两位阿姐都许了人,根本顾不上她了,她觉得好寂寞,寂寞了就想自己干脆也找个郎子吧,解解闷也好。

然而来说合亲事的人家,阿娘和阿姨都觉得不好,阿婶们也仔细挑剔,说家里只剩这一个女郎了,宁愿多看几家,也不能仓促许出去。

那日姐夫殿下带着他的兄弟雍王登门,原来自有他们的用意,居安做梦也没想到,三言两语、一拍即合,两个人就草率地说定了亲事。

那条大鲶鱼,办事应该很牢靠,居安自己不怎么靠谱,但非常坚定地相信,一位上过战场、统领过大军、比她大九岁的男子,没有理由办不成承诺过的事。

在家心焦地等了两日,第三日他又来了,站在门廊上大声说:“我是路过,顺便来说一声,事情办妥了,等看准了日子我就上门提亲,你准备一下。”

恍如衙门通知上值一样,不带任何感情。居安“哦”了声,没等人家离开,转身就进后院了。

蛮娘说:“小娘子,你怎么不请人家坐坐?”

居安这才想起来,“我忘了……”

再重新折返,人家已经走了,走了就走了吧,反

尤四姐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fengyueshou.cijixs.com/5114196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iji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