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一更

推荐阅读:无人渡我月出皎兮铁锅炖天劫你老婆没了第九农学基地大爆二嫁帝王嫁寒门带着嫁妆穿六零竹马难猜洄天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任务又失败了东家有喜贪睡[综武侠]侠客们的反穿日常穿成天才男主的反派亲妈[七零]蝴蝶轶事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

不知为何,温雪杳心里就是有强烈的预感,这幅画一定是宁珩当初在如乐公主寿宴上所作。

其实她早从宁宝珠那里,便已经得知宁珩曾经有一个喜欢过的女子。他鲜少为人作画,连他妹妹都不曾有过,但却为那人画过。

或许那人还是他笔下的第一个女子,若仔细论,连温雪杳都是后来者。

当时温雪杳说服自己不去在意,因为这是她们结婚之前所发生的事,她不愿被过去纠缠。

所以,就算她亲眼见了可能被宁珩藏在心底多年的女子,那位如今回朝的如乐公主,她也能依旧在众人面前维持端庄与体面。

但是现在,当她看到这幅画再次出现在宁珩桌案旁的竹篓。

当她意识到他最近、或许就是这几日,甚至拿出这幅旧画端看过,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尤其方才青年淡声说画中人已经不记得他时,眼底流露出的落寞与悲伤,让温雪杳再无法说不自己不在意。

但温雪杳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想法是不是逾矩,因为宁珩在最初说要娶她时,就说过两人只需相敬如宾的过完余生就好。

他最初承诺会给她尊贵与体面,会让她永远都是宁府的大夫人,他允诺了她许多,却独独没有情爱。

这明明是当初令温雪杳感到轻松的所在,为何如今却成了困住她的枷锁?

不知何时,她的想法竟发生了变化。

她开始贪婪的想要从宁珩身上索取更多的温柔。

所以,如今一旦想到宁珩的温柔与喜爱并不独属于她,甚至或许从未给过她,只是出于礼节而待她好。

她的心中便无法平静。

温雪杳无法抑制地想,或许宁珩唯有在看着那副画中的女子时,才会流露出自己最真实的爱意。

那些他无数次忍不住打开画轴回忆过往的瞬间,他一定都在想着那个画中的女子吧。

该有多喜欢,才能被宁珩这样的君子藏在心里,就连成婚,都不舍丢去。

是以,在宁珩纠结过后,郑重说出那句:“你想看便自己打开看。”时,温雪杳几乎是狼狈的落荒而逃。

因为那个人如今回来了,所以他是要同她坦白了么?

温雪杳不敢想。

那她日后该如何自处。

****

又过几日,季婉婉向温雪杳下帖子约她一同去踏春。

同行的还有如乐公主,温雪杳便知这一趟踏春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季婉婉邀她春游是假,请她作陪才是真。

若换了旁人,温雪杳或许想都不想便会拒绝,可那人偏是季婉婉。

于是温雪杳便答应了下来,其实她也想近距离瞧瞧,那个被宁珩喜欢过的女子究竟如何。

虽节气意过初春,但寒意仍未完全消退。

踏春当日恰逢宁珩休沐,是以宁珩私心是不愿温雪杳去的,但以他平素在温雪杳面前的形象,又不好把内心真实的想法展露出来。

少女今天穿了件鹅黄色料子绣荷叶纹的夹袄,衬得整个人面颊如玉,分外白皙,不见半分已嫁为人妇的模样,反倒格外玉

扶霜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fujuntabukenengshiheilianhua.cijixs.com/5137409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iji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