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找点事做

推荐阅读:和霸总老公上夫夫综艺后无人渡我第九农学基地带着嫁妆穿六零玄学母子爆红娃综如何为始皇崽耕出万里江山蝴蝶轶事东家有喜七零之改嫁死对头权倾裙下七零之娇后妈与冷丈夫大爆重生在夫君登基前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天才维修师婚后再说石缝花开竹马难猜他穿成了帝国瑰宝

一连两天,袁媛都没有再出现。

这段时间以来,马冰已经习惯了有个圆眼睛的漂亮小姑娘笑吟吟看着自己,小尾巴似的跟着,脆生生甜丝丝地喊“姐姐”。

可现在,那个小姑娘不见了,像坠入湖面的雨滴一样,只在她心里留下一点痕迹。

马冰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堪称茫然。

她有点担心袁媛的情况,可若登门拜访,又该以什么身份呢?两人再见面,是否又会尴尬,甚至令整个袁家下不来台?

她甚至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

深夜辗转反侧,到底睡不着,马冰索性翻身爬起来,散着头发去桌边坐着发呆。

她想画画,奈何静不下心来,只得作罢。

可惜研了这么一池好墨。

“唉……”

马冰长叹一声,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软踏踏像一滩泥,看不知什么时候飞来的一只小虫,奋力蹬着六条小腿儿飞快爬动。

她的思绪不由发散出去:

若做一只小虫就好了,朝生夕死,什么都不必想,只为一口露水、一点残渣……

做人有什么好?爱恨情仇,七情六欲,总没个清净。

“轰隆隆~”

夏日的雨水就是这样任性,分明没有一点征兆的,可伴着天边的几个闷雷,绵绵夜雨便落了下来。

雨水如珠如豆,安静而迅捷地坠下,打在茂密的树叶和屋檐上,又急又密,铮铮作响。

湿润的水汽伴着泥土芬芳扑面而来,马冰伸手接了几点雨水,强迫自己思考。

还有半个来月就是城南福云寺讲经大会,根据张抱月的情报,田嵩极有可能去听。

这几日马冰在脑海中反复演练过许多次,将各种可能性都考虑一遍:

若他去了,留宿,该怎么样;

若是当日去,当日回,又当如何。

甚至万一他不去,又该怎么办。

无论如何,过些日子都该悄默声去看看地形地势……

思及此处,马冰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几张信笺,捻在指尖反复翻转,对着灯光看起来。

她甚至忍不住哼了点乱七八糟的小调,“小猎人抓老狐狸呀,抓了俩,还剩……”

乍一看,好似就是普通信笺,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们似乎都比寻常信笺略厚一分,颜色也略深。

但文人们最喜欢自己加工纸张,更以做出不同寻常的彩笺为傲,倒也没什么稀奇。

据张抱月说,田嵩此人疑心病颇重,甚至到了疑神疑鬼的地步,若有陌生人来信,必然不肯亲自开启的。

但马冰有自信,旁人念了之后,田嵩必然会忍不住抢过去看。

至于看完之后如何处置么,那才是重中之重。

要知道,这看似不起眼的几张信笺,可着实费了她好大功夫呢!

瞒过所有人斟酌方子、熬制汤药,反复浸泡……

马冰缓缓吐了口气,将信笺放回抽屉,看见旁边那几枚同样工序的书签子,禁不住笑了下。

普通纸张遇水软塌,即

少地瓜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kaifengfumeishitananlu.cijixs.com/3984598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iji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